【小程序制作】刷脸支付-微信和支付宝的「刷脸」大战
2019-10-28

 

广州客村地铁站旁的一家 7-11 便利店收银台上摆着一台支付宝的刷脸支付设备,通体数码白色的纤细支架举着一个 iPad 大小的屏幕,大屏上方两个黑色的小眼睛就是用来拍摄人脸的摄像头。
「眼睛」、屏幕以及「刷脸支付」的物料一起,鼓动着消费者来尝试这个颇具未来感的新支付方式。点击刷脸支付,系统自动识别屏幕前的人脸并关联支付宝帐号,输入手机号码的后四位,支付就完成了。
但是,如果你胆敢在早高峰使用刷脸支付,一定会被这家便利店的收银员大声呵斥,在最讲究效率的这个时段里,排队、事先打开付款码,然后由收银员直接扫码收钱,仍然是更快的方式。
小程序制作
刷脸支付当然不是一无是处。在超市等场景中,它经常和自助收银连在一起,消费者可以自己扫描商品、点击付款,再使用刷脸支付。它不是最快捷的收银方式,但能够最大程度节省人力成本。连锁超市品牌步步高智慧零售 CTO 王卫东曾告诉知晓程序,在步步高超市中,一名收银员可以同时看管四台自助刷脸收银机,只有在消费者需要帮助时出现即可。
老年人尤其喜欢使用刷脸支付。非常多的老年人依然习惯去线下营业点缴水电、燃气等费用,刷脸支付可以让他们免于填户号、身份信息等诸多繁杂的内容,帮他们以及营业点的工作人员节约大量时间。
在支付的动作背后,刷脸还包含了微信和支付宝两家巨头的诸多布局和考量。刷脸支付的设备,还可以显示商家的广告,打通商家的优惠券、会员卡,另一方面,刷脸设备可以连接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云计算、小程序等,将二者的能力输出给商家。不管是智慧零售还是新零售,他们都希望全面深入地参与到线下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中。小程序制作
 
微信支付曾透露,目前,刷脸支付的使用者中,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更多。出于对隐私的考虑,一二线城市的很多用户反而对刷脸支付心存疑忌。监管部门对刷脸支付的安全性也有疑虑,最近,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多次对刷脸支付的安全性、消费者隐私和自由意愿的保护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5 年前,没有人想到二维码会成为线下收款的主流方式。刷脸支付,这个在争议中前行的新支付方式,可能也会是一场需要向后看 5 年的战争。
微信和支付宝的「刷脸」大战
「现在的支付宝比微信更需要刷脸支付。」
9 月 24 日,在支付宝新零售开放日的活动上,广东天波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这样向知晓程序解释他们选择做支付宝刷脸设备服务商的原因。
天波是支付宝的刷脸支付设备的生产商之一,支付宝第一代「蜻蜓 F1」正是由天波公司生产的。双方的合作模式是,支付宝提供相关的底层技术和标准,天波负责生产、制造和销售。
 
今年 4 月,支付宝又推出了第二代「蜻蜓」产品,并将定价降低到了 1999 元。也是在这次发布会上,支付宝宣布将在未来三年投入 30 亿元用于刷脸支付技术的升级和推广。
某家刷脸支付服务商的官网列出了支付宝刷脸设备的补贴计划:
支付宝官方针对服务商,推出了设备点亮的补贴奖励,在 2019 年 9 月 30 日之前点亮设备的 5 个自然月内,每一位有效刷脸用户去重后奖励 0.7 元,单月奖励封顶 400 元,单台设备累计奖励封顶 1200 元。
也就是说,商家可能只需要付出几百元的成本,就能拥有一台基础的刷脸支付设备。
上述天波公司的负责人认为,当前的线下支付中,二维码支付依然是主流,微信支付无疑是二维码支付的定义者和领先者,支付宝为了扭转局面,一定会在刷脸支付上有更大的投入。
支付宝确实在这么做。9 月 24 日的开放日上,除了发布几款更新的「蜻蜓设备」,支付宝宣布刷脸支付的补贴由原来的 30 亿变为不设上限。
 
但微信并不打算将刷脸支付的未来拱手让于他人。
支付宝宣布为刷脸支付补贴 30 亿时,坊间曾流传微信的补贴计划是 100 亿元。这个数字并未得到微信官方的确认,但前文提到的服务商的网站也透露了微信的具体补贴计划:
在 2020 年 3 月 31 日前激活设备,一次性 540 元奖励,每日每位有效刷脸用户(单笔金额≥ 2 元并去重)可以获得 0.5 元奖励,每月封顶 300 元,单台设备累计奖励最高 1540 元。
两家巨头在非常认真地打这场战争。从刷脸支付的产品,到双方描绘的智能支付和数字化经营的未来,再到补贴政策,微信和支付宝都有很多相似之处。
从双方最近举办的公开活动来看,微信刷脸支付相关活动的嘉宾是步步高这样的 KA(重要客户),支付宝的活动参加者更多的是大大小小的服务商,他们深入理解平台政策,然后通过各种方式去触达中小商家。
这可能也只是反映了当下阶段双方侧重点的不同,如果刷脸支付像二维码支付一样继续快速普及,微信的支付宝也一定会深入彼此的腹地,引发更大规模的竞争。
刷脸设备的「屏」,让「支付」之外有了更多可能
9 月 24 日,支付宝正式发布了两款新的「蜻蜓」:蜻蜓 Plus 一体机和蜻蜓 Extension 分体机。
两款新设备都突出了「双屏」的特性,即消费者端一个屏幕,收银员端一个屏幕。有意思的是,8 月,微信也发布了新一代的刷脸设备「青蛙 Pro」,同样是一款双屏产品。
 
支付宝智能设备的总经理钟繇否认了双屏产品是模仿微信,他认为从单面屏到折叠屏的交互,其实是一个必经的路线。他也把支付宝刷脸设备的三次发布会划分为行业发展的三个阶段:2018 年 12 月是第一个阶段,「刷脸支付」这个比较科幻的概念有了真正的落地产品;2019 年 4 月,刷脸支付被认为不只能解决支付问题,还可以帮助商家打通线上线下的全渠道;9 月的发布会代表着刷脸支付带来的数字化营销只是整个线下商业转型的开始,线下商家的服务数字化都可以借助刷脸支付来进行。
微信其实也有类似的考量。在「青蛙 Pro」的发布会上,微信介绍了双屏设备可以带来的改变:微信青蛙 Pro 面向消费者的一面呈现的是会员权益、新品优惠等,面向收银员的一面则是用户的过往消费数据标签。比如你在奶茶店买奶茶时,「多加波霸、去冰、四分之一糖」这些你习惯的口味,可能在说出之前,就已经被店员了解。
 
另外,刷脸支付还可以和用户的会员权益打通,连接商家的小程序,当收银员看到用户当前购买的商品和过往记录时,可以使用小程序给消费者播放对应的营销信息。
支付宝也在会员营销上动了心思。在发布新款「蜻蜓」设备的同时,支付宝还正式推出了轻会员服务,它连接的是芝麻信用和花呗的能力,用户可以通过信用分或冻结花呗额度的方式先成为会员,之后根据享受的权益来扣会员费,大大降低了用户开通会员的担忧。
「蜻蜓」是轻会员的一个重要入口,消费者买单时,商家可以在屏幕上播放轻会员的广告,用户开通后直接享受权益;或者在支付完成后,轻会员的广告会适时出现。
在当下的阶段,刷脸支付设备对会员卡、优惠券和数字化营销的推动作用成了行业共识。「蜻蜓」、「青蛙」们的摄像头满足了刷脸支付的需求,配套的屏幕则让支付这件事有了更多的可能。
不过,现阶段刷脸支付的的现状是,大方向有了,具体的落地和更贴合各个商家的功能,甚至包括政务、生活缴费、医院等场景的落地,还依赖微信、支付宝、服务商和商家们的共同探索。
知晓程序在支付宝的发布会上见到了一个有趣的场景,一家服务商将称水果的电子秤和刷脸设备进行了连接,经过开发配置连接阿里云的能力,可以实现把苹果放上去,用语音说出「苹果」,电子秤就能自动识别并匹配单价,完成称重、计价。
就像智能语音助手一样,傻傻的,但让人感觉很未来。
刷脸支付的隐忧
刷脸支付的推广并不像二维码支付一样顺利。
微信曾表示,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对刷脸支付的接受度并不如三四线城市高,而中老年用户使用刷脸支付的比例也比较高。
这和二维码支付的普及过程截然不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对互联网更熟悉的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用户对刷脸支付的担忧。
 
刷脸支付的安全问题和个人隐私问题是用户最担忧的两个方面。今年 4 月,浙江的一家媒体报道,宁波的袁先生在熟睡中被室友用刷脸的方式解锁手机,并从袁先生的手机支付软件中盗刷了 1 万余元。
这个报道最后被公众号机器之能证实是「乌龙」,作案者确实用刷脸的方式解锁了袁先生的手机,但是用输入密码的方式进行了盗刷。
监管部门对刷脸支付其实有密切的关注。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最近多次表示,针对人脸识别支付应用,由于线上开放的网络环境中存在诸多风险,应用条件并不成熟,所以很少有支付应用会将「刷脸」作为线上支付方式之一。
而在央行看来,线下应用风险相对可控,基本具备试点应用的条件,但在使用过程中要保证安全性以及用户数据使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要在明确获得用户授权的情况下使用。
 
在安全性上,李伟还提到,不能简单地将人脸特征作为唯一的交易验证因素,必须根据风险等级结合用户口令等其他因素进行多因素认证。
但一个问题是,如果用户在刷脸的同时还需要输入口令、密码、短信验证码、语音验证等辅助操作,会不会大幅降低用户的使用意愿?
对线下商家,尤其是中小商家乃至夫妻老婆店来说,尽管微信、支付宝都许诺了数字化转型的美好前景,但降低成本、增加收入才是他们最朴素的愿望。刷脸支付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改变呢?
不过乐观者不这样看待问题。「5 年前,二维码支付被认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事情,大家都说谁会用呢?当时一百万的线下扫码支付都觉得是巨大的进步。」
钟繇这样类比刷脸支付和当年的二维码支付,尽管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但他说支付宝刷脸支付的商户的规模和消费者的规模都是去年的 10 倍以上。
刷脸支付,或许也要 5 年后看分晓。
 


立即咨询
3
在线留言
QQ
微信
微信二维码
返回顶部